1956彩票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下一頁尾頁

廖新林:從抗“非典”到支援西藏

 

1956彩票 當我們聯系上廖新林,說明采訪原因后,他說自己此前已受過太多榮譽,如今又剛剛因高原病四級傷殘已經病退,實在不適合再被宣傳報道。再三勸解下,他終于答應跟39健康網談談從醫31載經歷過的那些驚心動魄,那些點滴溫情,那些從傳染病一線轉向全科醫生過程中發生的故事,以及他心目中的“醫者仁心”。

1956彩票 廖新林,1988年畢業于湖南南華大學,先后在南華大學附屬公共衛生醫院從事傳染病防控工作,后響應國家發展全科醫生的號召轉向全科醫生,調任廣東惠州仲愷高新區人民醫院任門診部主任。

他曾參與過2003年抗擊“非典”的救治前線,被感染后,度過半月難忘終生的隔離日子;也曾于2015年,廣東省惠州市出現首例輸入性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確診病例后,作為傳染病專家參與救治;2017年,他又主動申請成為惠州市第一批援藏醫療隊隊員前往西藏朗縣,進行為期一年的援藏醫療工作。

感染“非典”:其實我也怕死

十六年前的“非典”事件,是一次因SARS病毒導致的,從我國廣東擴散至全球的傳染病疫情。它帶走了多名患者的生命,也包括奮戰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它引發的恐慌至今殘留在不少人心中。這其中,就有廖新林。

廖新林從未想過自己離死亡那么近。2003年,作為傳染病醫生,他從南華大學附屬公共衛生醫院北上,抵達北京呼吸道研究所進修,不久后,疫情傳到北京。

1956彩票 由于資歷較深,廖新林被派往救治前線。在北京地壇醫院重癥監護室,一位因搶救病人被感染“非典”的醫務工作者痛苦地躺在床上,他知道自己患上了肺纖維化,一度不想活,扯掉氣管欲自殺,守著他的正是廖新林與另外一位女醫生。

“我倆就撲上去,給他接上氣管。過程中不知道什么就被感染了。”廖新林回憶起這段深刻往事時,略顯激動,在電話那頭的他提高了音量。

女醫生病得較重,躺在病床上很久,而廖新林則出現了發燒等癥狀,也被隔離起來。在那痛苦的半個月里,他與外界隔絕,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一項:測量體溫。上午8點一次,下午3點一次。其余時間,他只能待在隔離病房里,身為醫務工作者,他明白一旦自己真的被確診為“非典”,結局可能只有無藥可醫地死去。

“恐怖哦,哎呦,從那以后我就有點打退堂鼓了。雖然醫務人員前仆后繼,但不幸倒下來的也是真的可憐,我們也是人吶,也害怕。我們當然都希望平安回家。在那個時候才覺得生命的可貴。”

那段時間,廖新林獨自一人思考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在湖南抗擊禽流感的時候,自己全副武裝看著關在小屋子的病人;想到自己干了15年的傳染病,不知道以后什么時候會死在這里。

他坦言,自己的確退卻了,決定度過危機后,在北京多學些知識,轉向全科醫生。“剛好那時候國家鼓勵做全科醫生。”

1956彩票 從“非典”中活過來的廖新林,開始學習心內科等醫學知識,并在北京、廣東等國家級醫院進修、成長。他說自己不怕別人笑他不勇敢,“我愿意在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但我也怕死。”

報名援藏:我怕以后沒機會

1956彩票 2008年,廖新林被調往廣東惠州仲愷高新區人民醫院,任內科副主任醫師。

而在從廣東的第十個年頭,也就是2017年,他做出了援藏的決定。作為惠州市首批援藏醫療隊里唯一的60后,身邊有人說他年紀大了,小心高反,得高原病。廖新林回說,如果再不去,以后就真的去不了了。

他對西藏有向往,知道那里的醫療條件差,藏族百姓缺醫少藥。年輕時雖然去旅游過,但他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以醫生的身份去一次,去為那里淳樸的百姓做些什么。

沒想到,一到惠州市對口援藏的林芝市朗縣,廖新林就受到了來自高原的“下馬威”。

“一去就氣喘,比如拖個地板都出氣不及的,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制氧機,”在平均海拔3700的朗縣,高原缺氧導致無法入睡也讓廖新林倍感痛苦,“幸好我們帶了40顆安眠藥過去,開始時靠安眠藥控制自己的睡眠。”

于是,在這初上高原的日子,廖新林和同事們幾乎只能邊吸氧邊工作,甚至不吸氧無法入眠。

說起援藏期間做了哪些事,作為醫療隊隊長廖新林的話匣子徹底被打開了,電話那頭的他開始細數起他與隊員們兩年前揮灑在高原的熱血故事。

他們將年久不用、堆滿灰塵的手術室重新啟用;又開展了無痛胃鏡業務,填補了當地空白,將舒適化醫療帶給藏區百姓;急診科得到改建,讓當地需要搶救的百姓能先留住一口氣,不至于發生病人死在轉運車上的事情;憑著在傳染性疾病方面的專業經驗,朗縣衛生服務中心的感染性疾病科也得到重新規范化建設......

對于發生在西藏的點點滴滴,廖新林記得無比清楚。去到五千米海拔的雪山上義診的事情令他難忘至今。

原來,為了挖蟲草,當地牧民會在每年的蟲草季節爬到五千米寒冷缺氧的雪山上住三個月。他們住的是漏風的鐵皮屋,生病了也不敢下山,就怕耽擱挖蟲草的時間。

聽說了這個消息的援藏醫療隊決定一起上山為他們送醫送藥。“上山的路就跟韓紅所唱的天路一樣,崎嶇不平,而旁邊就是萬丈懸崖。越往上走高原反應越重,連說話快一點都呼吸不暢。”廖新林告訴39健康網。

天氣更是變化多端,讓人捉摸不透,義診那天上午還是烈日炎炎,到了下午就突然飄雪,氣溫驟降。“當時太陽很大,曬得我們恨不得穿短袖,但是后面快結束的時候,一陣陰風過來,一朵朵雪花飄下來,我的臉和嘴巴都烏了,村長趕緊把我送上去吸氧,那天去了半條命,才知道人要敬畏高原。”回憶起海拔五千米的義診,廖新林仍覺后怕。

1956彩票 在西藏的日子過了一半的時候,廖新林身體的不適越來越明顯。身為隊長,他直面創二級醫院的巨大壓力,再加上年齡較大,他不斷出現高原反應,經常頭痛,失眠嘔吐,后咳嗽日漸嚴重,被林芝人民醫院和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確診為高原病。短期調整后,他又主動返回朗縣。

最后,為了身體,廖新林提前幾個月返回廣東修養治病。沒有堅持到和隊員們齊齊整整地在一年援藏期結束時返回一直是他心中的遺憾。

如今因高原病提前退休的他,回想起當初的決定也不曾后悔過。“作為一名醫生,我的責任就是救死扶傷,即使患上高原病,我也從不后悔支持援藏工作,就是很遺憾身體原因不得不中斷,有機會,我會再去看看那美麗的高原,再為那些純樸的藏族人民做更全面的醫療服務。”

他說這段援藏經歷是一次神奇的體驗,他會一直記得那片自然、動物和人和諧相處的圣地,也會記得那淳樸善良的人。

作為醫生:要有救死扶傷之心,也要有體諒心

廖新林成為一名醫生的理由很簡單——生病的父親。

“當時我父親闌尾穿孔,因為找不到醫生差點造成十分嚴重的后果,后來,父親要求下我選擇醫學專業。想到從醫后可以解除病人們的病痛,甚至拯救他們的性命,我覺得醫生很神圣和偉大,所以走上了這條學醫之路。”

在廖新林看來,一名醫生的“仁心”體現在“救死扶傷”和“體諒心”中。

“救死扶傷”是抗“非典”帶給他的體悟。以前的他并沒有這么深刻的體會,是那次的經歷讓他發覺原來醫生的使命感原來這么強有力,可以讓一個人不畏懼生死,挺身而出。

而從傳染病防控專家到全科醫生,他則學會了從點滴之間盡醫生之責。面對重新的學習與挑戰,面對多疾病的知識和多幾倍的病人,他慢慢從這個角色中找到自己。

與以往只需治療傳染病不同,全科醫生在門診中兼顧的更多,除了治療身體的各種疾病,還要兼顧患者的心理問題。

1956彩票 有時,門診里碰到情緒比較激動,甚至口不擇言的患者,廖新林總說,作為醫生,其實更應該體諒患者的痛苦,“他們抱著期望之心,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給他治好病。只要以心比心,患者也會明白醫生的苦心。”

成為全科醫生十余年來,廖新林發覺自己的成長,“我變得更柔軟,也慢慢學會找到更合適的與患者的溝通技巧,這么些年下來,我覺得我也蠻適合做個全科醫生的。”

1956彩票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楊喬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彩88彩票-彩88彩票平台-彩88彩票官网 好运11选5-1956彩票 1分11选5-1956彩票 十分时时彩-1956彩票 波兰好运彩-1956彩票 三分PK拾-1956彩票